欢迎访问:丁香五月婷婷网基地-五月婷婷开心之深深爱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威迫朱校长和女教

威迫朱校长和女教

回家后受尽了夏磊折磨的丽玲,只好到学校里去建立自己的女王帝国。

  丽玲不仅长得漂亮,更是拥有一副魔鬼身材,而且穿着入时,对于这些还没有出社会的中学生来说,自是把她惊若天人。学生们都不敢正眼看她,总是偷偷的看她的背影,她走路的姿势是那么迷人,显得那么的高贵。

  丽玲班上有一个男生叫陈斌,非常迷恋她的双脚。每次上课,她经过陈斌身旁的时候,陈斌都假装看电脑而低下头看她的腿脚。她的双腿修长、笔直,她的脚纤秀细长,每次看到都让陈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。因为学校在电脑房是不许穿鞋入内的,所以每次都能看到老师那包在透明丝袜里的脚,那种朦胧的美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今天上午上电脑课也是一样,陈斌一边假装看电脑,一边偷偷看丽玲老师的脚,在他心神荡漾之际,忽然那双脚停在了他的面前:「你在干什么!?」声音冷冷的传来,陈斌心下一惊,抬头发现老师杏眼圆睁的站在自己面前,再一看电脑,由于乱按,删了好多程序,电脑已经瘫了。他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呆呆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我问你话呢!」丽玲看这样更生气了:「站起来!」她的声音更冷了,陈斌吓得身子一颤,站了起来,头垂得更低了。

  「说话呀!」丽玲又问了一次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陈斌嗫嚅着说不出话。

  丽玲见他不答她的话,在全班同学面前觉得很下不了台,非常的恼火,「下课留下!」她摔下一句,就不再理他。

  陈斌这时已经非常的害怕。平时在她的面前,见到她高傲的神情,他就感到自卑,这种自卑让他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对她的惧怕,而今天惹她生气,更是从来都不敢想的事。

  下课了,同学陆续都走了,只留下陈斌在教室里,老师坐在前面的电脑桌后不理他,他慢慢的走过去,站在她身旁,低着头小声的说:「老师,对不起!」她并没理他,继续玩她的电脑,他又说了一遍,她还是没理他。

  当陈斌第三次说的时候,丽玲才漫不经心地说:「你很有本事啊!让我下不来台!」陈斌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,她又说道:「准备退学吧,我会和校长说你藐视尊长的事的。」陈斌不由紧张起来:「老师,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!请原谅我这一会吧!」他几乎是哭声了,终于忍不住,慢慢的跪了下来。丽玲开始很吃惊,没想到几句话就把他说得跪了下来,刚想起身,但很快就平静下来,椅子一转,面对陈斌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  「你真想让我饶了你?」声音还是冷冰冰的,但却多了一种兴奋。

  陈斌连忙说:「是!是!您饶了我吧,让我做什么都行!」「真的?」她问。

  陈斌连忙答应:「是!」「好,那我就试试你。」丽玲笑着说。这一笑,美得让人不敢直视,陈斌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在对自己笑,一时间觉得就是为她死了也甘愿。

  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见她的脚,肉色丝袜里精致的脚趾,虽然趾甲上没有涂任何颜色,但却有一种高贵典雅的风格,他不知所措地望着。

  这时丽玲一只脚慢慢的抬了起来,陈斌的心跟着一颤,看着这只脚又慢慢的落下,落在了自己的头上。他没有反抗或躲闪,也不想反抗,更是不敢反抗,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。

  「给我垫会儿脚吧!」丽玲说着,脚用力踩了下来。陈斌的头被一直踩到地上,一边脸贴地,一边脸被老师柔软的脚踏着。当她的脚掌接触到他脸的那一瞬间,他仅存的男人的自尊被顷刻间踩得粉碎。

  老师看陈斌没有反抗,似乎很满意,把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,两条腿架了起来,这样她腿部的所有重量就都放在了踩他的那只脚上,他的脸被紧紧的踩在了地上,动弹不得。

  丽玲不再理会他,自己舒服地靠在皮椅里,打开了粉盒,开始仔细地化上了妆。这样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,她化完妆,这才低头看着陈斌,冷冷的说:「怎么样,是不是累了?」「不累,能给老师垫脚是我的荣幸。」陈斌连忙回答。

  「真的?那让你永远给我垫脚,你是不会反对的了?」丽玲的话不容他说不行,他也不想说不行。

  「我愿意永远伺候您!」陈斌想到什么就直说了出来。

  丽玲显然对他的话很满意:「这样的话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仆人了,永远不许违背我的意思。明白了吗?」老师严厉的问,声音已经就是主人对仆人说话的态势。陈斌诚惶诚恐的答应一声:「是。」「起来!给我磕头,说你是我的仆人。」丽玲说着抬脚放开了他。

  陈斌从丽玲脚下缩回头,重新跪在她面前,毕恭毕敬的说:「我从今天起就是老师的仆人,一切听老师的命令,决不违抗。」说完,便磕下头去。

  丽玲抬脚挑起陈斌的下巴,看着他说:「以后在学校的时候,你叫我老师,在外边的时候,叫我丽玲小姐,没人的时候叫我主子,知道吗?!」陈斌回答知道,接着又重新给主人磕头,说:「我希望主子能给我机会,永远留在您身边伺候您。只要您高兴,您可以天天打我、骂我,我都愿意接受。」丽玲听完他的效忠才说:「行了,我的脚奴,别啰嗦了,过来给我揉脚!刚才踩你,踩得我的脚都酸了。」说着她把脚微微一抬。陈斌会意,一翻身,由跪姿变成了躺的姿势,仰面躺在她脚踩的地方,任她把脚踏在身上。

  陈斌轻轻的捧起老师的一只脚,揉了起来,丽玲闭上眼,享受着他的服侍。

  他专心地揉着,生怕一不小心又让她不高兴。主人似乎对他揉脚的技术很满意,渐渐兴奋起来,另一只脚在他脸上不停地揉搓着,好像他的脸是一个脚部按摩器似的。

  她不停地用力踩、按、揉搓,他的五官被她无情地践踏着。陈斌按摩她另一只脚的手早被她踢开,她的脚在他的小腹上蹭来蹭去,弄得他五脏六腑都很不舒服,陈斌早已停止了一切动作,任她肆意地折磨自己的身体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丽玲的丝袜上已满是汗水,这才停了下来。把脚并放在陈斌的胸口上,顺势把丝袜上的汗水抹到了他的脸上,脚汗混上香水的味道,让他感到一阵眩晕。

  陈斌不自禁的说:「求主子,请让我为您舔去脚上的汗水,行吗?」「舔我的脚!你配吗?」丽玲向陈斌轻蔑的一笑:「你的嘴这么脏,也不怕污了我的脚!做脚奴的竟然敢向主子要求事,想死吗?」说着,她生气地在他的肚子上狠狠的跺了一脚:「明白吗?奴隶是没有任何权利的。」陈斌恭敬地回答道:「是,脚奴知道错了,谢谢主子教导,让主子费心教导我,脚奴真是该死。」「嗯,知道就好!」
那天晚上六点多,学校里的人都走了,丽玲因为在办公室里叫陈斌给自己刚做完全身按摩,准备回家,在经过学校一条阴暗的巷子时,听到从巷子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,丽玲不禁好奇地朝着巷子走了进去。当丽玲每走一步,声音也越来越清晰……正当丽玲要经过一个转角时,突然发觉声音是从转角的左边传出来的。丽玲停下脚步,凭依着路灯的灯光往暗暗的巷子看去,依稀只见到两个人正在解决人类的原始欲望。

  「哦……用力点……人家好舒服……哦……你顶到底了……」「哦……宝贝……你的小穴好紧呀……夹得我的棒子好舒服……」「嗯……人家也……很……舒服……呀!哦……你……顶得……人家的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爽……」丽玲耳里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,偷偷躲在墙角偷看着他们……藉着月光,丽玲依稀认出那个女的正是自己的女同事韦翎,而男的竟然是朱校长!

  不会吧?韦翎平时一副高傲的模样,没想到她也是浪女一族的成员!

  不到五分钟,就听到朱校长说:「哦!宝贝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「哦!好……人……人……人……家……也……要……高……潮……了!」「哦!宝贝……不行了!我真的要射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「啊……好热……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……」他们的动作停了下来,丽玲心想:该走了,没看头了!于是就轻轻地从躲藏的墙角往回走了出去。

  那天晚上,丽玲的梦境中,一直不停地交换出现韦翎平时高傲的神情及今晚偷窥到的淫荡模样……自从那天偷窥韦翎跟朱校长在暗巷里做爱的场景,丽玲的心里就一直想把韦翎这个平时看来高傲的女人弄到手,让她和朱校长都成为自己的奴才,这样,自己回家被夏磊玩弄,到学校却可以玩弄他们来出出气了。

  丽玲于是准备了一台数码照相机,经常在放学后在暗巷里附近去埋伏跟踪。

  这天丽玲一直跟到晚上七点左右,正当丽玲想放弃的时候,突然看到韦翎身着一身短裙、蹬着高跟鞋走过来,她一过来就朝着上次丽玲看到她跟朱校长做爱的巷子附近走去。丽玲当然不愿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,于是便亦步亦趋地跟了过去。

  韦翎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后面有个人在跟着,她到了那条巷子口的时候,还先向左右看了一下,确定没有人知道她走进那条巷子才走了进去。

  丽玲看她走了进去,才又小心奕奕地跟着。

  「你来啦?我等了好久了。」「哎唷!人家总要小心一点嘛!这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人家是座冰山,哪知道人家却融在你这个冤家的手里!」「谁叫我是座火山呢!冰山还不融在我的怀里吗?」丽玲透着照相机的镜头,看到朱校长的手已不安份地在韦翎的身上四处游移着,韦翎也因他的动作而抱着朱校长,韦翎的脚看来有点无力的感觉。

  「你这个冤家,老是喜欢逗得人家……想要得要命……」韦翎喘着气说着。

  「不然我要怎么融化你这座冰山呢?」朱校长如此说着,双手还不忘在韦翎的身上四处逗弄着。

  「人家我……就是这样被你给融化了……哦……」韦翎的呻吟随着风飘进了丽玲的耳朵里。

  朱校长的手向下拉起了韦翎的裙摆,隔着内裤抚摸着韦翎的下体,没多久,他的手就钻进了韦翎的内裤,直接抚摸着韦翎的阴部。

  「你的小穴已经那么湿啦?是不是想要我想很久了呢?」朱校长一边摸着韦翎的阴部,一边说着。

  「哪有呀……哦……还不是被你这个冤家逗的……嗯……」「你别只顾着自己爽呀!我的肉棒也要你安慰安慰它呀!」「知……道……啦!」只见韦翎慢慢地蹲下去,解开了朱校长的裤子,拿着他的肉棒就往自己的嘴里送。

  韦翎的头一前一后的动着,他一手摸着韦翎的头,一手隔着韦翎的衣服摸着她的乳房。

  「好舒服,没想到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!」韦翎好像是受到这句话的鼓励,头动得更起劲了。

  「哦!真的好舒服,丽玲快受不了了!站起来用手撑着墙壁,把你淫荡的小穴对着我吧!」朱校长如此命令着韦翎。

  韦翎站起来后,就面对着墙壁,把自己的屁股往后翘,还分开自己的双腿,好让朱校长的肉棒能顺利地插进小穴里。

  「哦!插到底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」韦翎呻吟着。

  「这样就舒服啦?还有更舒服的呢!」朱校长一下一下地用力插着韦翎的小穴。

  「哦……别这么用力嘛!你想把人家的那里插坏吗?啊……」「这样就怕被插坏呀!那我轻一点哦!待会你可别叫我用力插哦!」「啊……你好坏哦!别这样取笑人家嘛!嗯……」「好好好,我不笑你,那我用力干你总行了吧?」朱校长说完后,好像是要证明他的话一样,用力地干着韦翎的小穴。

  「哦……你还真用力呀……人家好舒服……哦……你顶到底了……哦……」「哦……宝贝……我怕你说我不够用力嘛……你的小穴也夹得我的棒子好舒服……」「嗯……人……家……也……很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呀!哦……你……顶……得……人……家……的……小……穴……好……爽……」丽玲就这样躲在阴暗的地方,一边摸着自己湿湿的肉洞,一边继续拍摄着照片。

  对对对,再淫荡一点,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才够精彩好看!呵呵呵!韦翎你这只淫荡的母猪,当你看到这些照片时,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呵呵呵!

  大概十分钟后,就听到朱校长说:「哦!宝贝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「哦!好……人……人……家……也……要……高……潮……了……」「哦!宝贝,不行了!我真的要射了……哦……我射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「啊……好热……你的热精射得人家的小穴好舒服……人家也高潮了……」韦翎说完以后,就靠着墙壁不停地喘息着。
丽玲见他们已经干好了,这才得意地走了出来,淫笑着说:「好你们一对奸夫淫妇,你们的丑态都被我拍下来了。你们说,该怎么做?」丽玲的一席话,把朱校长和韦翎吓得魂飞魄散。原来韦翎的老公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长,朱校长和韦翎平时都很怕他,如果丽玲真把他们的丑事公开了,那他们肯定是死定了。

  「跟我到我的办公室里去讲。」丽玲冷冷地丢下一句话,先回办公室去了。

  朱校长和韦翎无奈,不敢多说,像两个犯错误的学生一样,乖乖地跟在她身后。到了她的办公室,丽玲命令他们脱光自己的衣服,像狗一样的爬着,跟在她脚下进了她的办公室。

  丽玲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们,带着十二分的鄙视。朱校长低着头,偷偷瞄了她一眼,又把眼光垂下来,只看见她皮裙下的光脚丫子和高跟拖鞋。

  「我们……求你不要把我们的事说出去……」朱校长刚一开口,丽玲身子一拧,往沙发上一坐,翘起二郎腿,用不屑的语气说:「没想你这样的读书人,也会做这样的事。变态!」朱校长的耳根都红了,眼光却盯着丽玲晃来晃去的两只脚,丽玲的讥讽却让他的身体深处有了反应。

  可能是他那副耷拉模样更激起丽玲的不满,她越说越生气,「啪!」地狠狠打了他一巴掌:「你他妈的,老娘越想越气!」用力一脚踢过去,朱校长浑身乏力,一下子跪倒在女下属的脚下。

  「你……你,真他妈变态,你还越说越来劲。」她注意到朱校长的勃起的棒棒顶起了一个隆起。忽然她突然转换了一种语气:「变态的,爬过来,乖乖地跟老娘磕个头!」朱校长内心里做了几次自欺欺人的挣扎,就乖乖地爬到这个淫妇的胯下,边磕头边说对不起。

  丽玲得意地笑了,「啪!啪!」两个有力的巴掌打在朱校长的脸上,丰满的胳膊上的白皙肉体晃了几晃,性感诱人。

  丽玲蹲下来问:「你们自己选择,要么我把你们的事说出去,要么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话,给我做奴才,让我随时玩弄你们。」「我,我……我愿意听你的话,给你做奴才,让你随时玩弄……玩弄我。」当朱校长说出「玩弄」两个字的时候,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羞得无地自容的韦翎这时也浑身发抖地跪了下来,重复了一遍朱校长的话。

  「哈哈哈,被我玩弄?!」丽玲笑得不得了:「你们不是在背后骂过我淫荡吗?我不是很无耻吗?哈哈……我怎么玩弄你们呀?快说!」丽玲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了,用斥责学生的口气命令朱校长:「像你这样的男人,还假惺惺地自视清高,我老早就瞧你不顺眼了,平时正眼也不望我一下,私底下就这种德性。你只配舔我的脚。」丽玲似乎来了灵感,伸出她翘起的右脚,凑到他的脸上。白而肉感的脚,每个趾头上都涂着艳丽而诱惑的颜色,保养得很好,一股脚上的味道提醒朱校长要舔的是一个淫荡下贱女人的脚。

  朱校长像疯了一样,闭上眼睛在心里绝望地挣扎着,但女人脚上的臭味不断地刺激他的欲望,这个荡妇用脚趾头戳了他的脸一下,就彻底击败他的抗拒,他乖乖地张开嘴,包住了她的几个脚趾,用力吸吮着。

  他听见这个骚货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命令他:「舔都舔了,还怕羞呀?

  睁开眼睛看着我。」朱校长无比羞耻地打开眼睛,从她腿部的性感曲线望上去,正遇到淫妇轻蔑鄙视的目光,他禁不住用力抓紧自己的屁股,下身腾地猛烈地爆发了。显然丽玲注意到了,骂了一句:「窝囊废!」抽出脚,在沙发巾上擦乾。

  在昏暗的灯光下,丽玲的短衣穿着和屁股以下裸露的长腿又让朱校长渐渐迷失。她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,叫朱校长和韦翎爬到她面前,把两只肉脚板踏在他们的脸上搓着。

  朱校长奴颜婢膝的样子无疑激发了她的思维,她低下头:「一直期待被我这样玩弄吧?哼,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的裙下。你不过就是我多玩的一条狗而已。」「是,我就是你的玩物,你的狗。」「不,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样,你会明白的。哼,我会让你体验到作为女人玩物的悲哀,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浪骚女人。哈哈哈……」「是,你是我的主人,我的女神。」我在她的笑声中低下了头。

  「女神,哈哈哈!我很骚的,没有男人我就活不了的,却是你的女神?」丽玲想笑,又忍住了,转为严厉的语气:「过来,把我的这里舔乾净。」她靠在床头,分开自己的大腿,指指自己的赤裸无物的底裙下面。

  朱校长老老实实地爬过去,把自己的头塞进骚货的裆下。一股强烈的复杂的骚味,朱校长伸出舌头去舔,谁知丽玲等不急了,把他推翻仰卧,把她阴毛乱糟糟、黏糊糊的骚户压在他的脸上,他努力地舔着吸,不时有一股股的稠液滑进他的喉咙。

  「这就是女神的阴户,你要好好的舔乾净哟!」朱校长想点头或答应一声,却被丽玲屁股一使劲,压了回去。

  「你必须对我的阴户保持崇敬,谁叫你现在是我的玩物呢!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,我刚才也跟一个男人爽了一回。哈哈哈……」原来那些液体是精液!他感到万分屈辱,强烈的被玩弄感涌上,朱校长用力想翻身起来,那骚货用她的骚穴盖紧他的头部,用手紧紧抓住他因羞辱而暴长的阴茎。

  「怎么啦,不甘心呀?你就是这个命!」丽玲显然很了解男人,她刺激着他的性器,让他屈服在她的淫威下。她松开身子,让他黏糊糊的脸有了自由。

  「真是天生的奴才种。」骚妇不屑一顾地看着他:「我现在要你求我舔我肮脏的下身。」巨大的侮辱刺激使朱校长一步步落一深渊。

  「丽玲,求求你,让我舔你的下身吧!」「我的肉缝里有男人的东西耶!」「求求你,让我舔吧!」「舔什么呀?既然下贱,既然求我,就要说清楚。」「舔你肮脏的肉缝,和……精液。」丽玲几乎是哭着说出口的。

  「要像狗一样的舔,我每次被人搞完,你都要用嘴给我舔乾净。」「是。」朱校长自己爬向淫穴。

  「用心舔哟,哈哈哈……」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圣都陷落 下一篇:罪恶之源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